美媒 對中國來説,消除貧困只是個開始

美國《外交》雜誌11月19日文章,原題:對中國來説,結束貧困只是開始 張文福(音)有了新房子,位於中國西南的偏遠村莊邦東(音),白色牆面和米色瓷磚地面。前門牌子上寫着“貧困户”,證明房子的部分費用來自政府補助和無息貸款。“三年前我們還沒有這麼好的房子……現在我們有了好的住所和醫療服務”,40來歲的張説,“我們的生活水平不是很高,但可以每天吃肉。”報道如下:

張的房子是中國多年來為消除貧困所做的宏大工程的一小部分。40年經濟改革和增長以及10年來不斷擴大的社會福利,從根本上改善了8億多中國人的生活條件。自中央政府將消除貧困作為官方政策以來,已在這方面投入610多億美元,併為2020年增加206億美元專項資金。結果是驚人的:中國的貧困人口已從2012年的9900萬減少到2019年末的550萬。現在中國政府表示,儘管有新冠疫情和由此導致的全球經濟衰退,但到今年年底將消除貧困。

不過,中國反貧困運動的現實情況要複雜得多。在與該運動的農村受益者生活兩年後,筆者清楚地認識到兩件事:按中國標準,確實將在今年年底前消除貧困;但要解決日益擴大的城鄉差距,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在邦東,扶貧運動的效果顯著。在村裏的主幹道上,以前破舊的土房如今都是兩三層的新房,政府給每户發放5萬元(人民幣)補貼和5萬元低息或無息貸款來資助建房。每户還可每季度領取一筆錢,確保收入在貧困線以上。當地政府對土壤質量、氣候條件和海拔進行調查,以確定適合種植的經濟作物,並向農民提供補貼,幫他們擺脱勉強維持生活的温飽型農業。為配合消除貧困運動,政府還在基礎設施方面進行大量投資。就在12年前,雲南40%以上的農村人口還不通公路。2017年邦東鋪設第一條街道。到2019年,他們所在鄉鎮的所有剩餘道路都進行了現代化改造。

中國消除貧困的努力在政治上得到回報。低收入地區和內陸地區,例如脱貧工作積極開展的邦東,人們對政府的滿意度提升幅度最大。大多數農村居民將他們新的繁榮歸功於中國共產黨。

儘管近年來取得不可否認的進步,但按發達國家標準,許多中國農村居民仍很貧窮。雖然中國的極端貧困可能正消失,但仍存在很多問題。反貧困運動結束後,脱貧者能否維持目前的收入來源並獲得教育、醫療和住房機會。“這是個思想問題”,當地官員解釋道,“不可能把一個沒文化的人變成企業家。”邦東居民黃大龍(音)的家裏堆放着一盒盒未售出的茶葉。由於沒接受過長期培訓,他坦言,除了等待茶葉老闆上門,他還沒有任何銷售網絡和營銷策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