誰看見了那隻老去的啄木鳥

核心提示: 愛看冷門的書與電影 愛去人跡罕至的地方 愛喝默默無聞的酒 這是冬的節奏 也是人過中年的梗 也好,不喝茅台

波德萊爾説:可以一週不吃,但不能一日無詩(Man can live a week without bread but not a  day without poetry)。

詩人吳再

QQ圖片20201112144010

攝影:田霞

詩人吳再以《一個人的詩經》打造了格律新詩的蓬勃天地。

吳再依然在努力踐行着他對“善良”的理解,在他的很多詩中,似乎都希望將詩歌逼近到一種“無邪”的狀態。他追求每一句詩都是“值得回味”——這是對世界美好的絕對強調;他也試圖追求一種心靈的絕對真誠,不允許詩人用其強大主觀對本來圖像進行篡改——這是對坦蕩的絕對強調。

2020年的吳再,似乎已經不再發力於揭示或還原生活中的“惡”和“不堪”,這可能是其追求絕對豪情,祛除怯懦的一個結果,看似降低了對人間煙火的追求,但卻令其詩歌獲得了更大的詩意實現空間。

——李漫漫(深圳畫家)

QQ圖片20201112144013

誰看見了那隻老去的啄木鳥

 

愛看冷門的書與電影

愛去人跡罕至的地方

愛喝默默無聞的酒

這是冬的節奏

也是人過中年的梗

也好,不喝茅台

 

省錢,省心,省事

年過半百

“自由”的同義詞

就是“容忍”

在半開半閉的佛眼前

應該一無所求

 

放下屠刀,遠遠不夠

還要毀掉屠刀,埋掉屠刀

不要讓它再次落入壞人手裏

四大皆空——只有這個詞

在九霄雲外迴盪

至於神父的話

 

有人嫌棄囉嗦

那隻老去的啄木鳥

依舊在冬天的雲下

閒啄陽光——啄出一個黑洞

啄出一本古書,啄出小害蟲

在山林裏,每個人都像溪流

 

(詩/吳再)